壬庚

委委佗佗,如山如河。

翻了翻自己的手稿本,居然已经用了4年了

【胖远】早恋三十题 完结

    ※※※

    早安

    情人节不说我爱你,说“早安”。

    这是林高远和樊振东约定过的事,所以在2月14日一早他就接到了樊振东的早安电话。

    “早安~”林高远回应的声音里带着无比愉悦,“一年只有一次的早安问候,你再说一次好不好?”

    “你去中心广场喷泉前,我要在你耳边说给你听。”

    唏哩呼噜吃过早餐,林高远骑上自行车一路狂奔到广场上,却没看见那个人。樊振东托着笨重的唐老鸭脑袋摇摇晃晃地从喷泉后面走出来,此时广场上的人还很少,露天喷泉也是难得全景开放,很有气氛。

    唐老鸭宽厚的手掌拍拍林高远的肩。

    “早安,今天也要加油鸭!”。

    ※※※

    假想的约会

    本次学生交流月的代表只有两个名额,报名的人很多,但是最终毫不意外地是樊振东和林高远入选。这简直就是公费度蜜月呀,林高远暗自高兴。

    樊振东精心挑选了白T恤和牛仔裤,穿上限量版的鞋,出门前还喷了香水。

    林家妈妈提起一天熨好了格子衬衫,因为林高远说第二天的活动是非常庄重的。

    带队老师在小巴车前看着像是要去参加婚礼的两个人非常不解,难道有特意嘱咐要穿成这样吗?

    ※※※

    年少轻狂

    《梦想》

    这是林高远此次演讲大赛的主题,非常老套。

    “从未来的那一天起,我想周游世界,牵着爱人的手看火山和冰川,看沙漠和海洋,看春花秋月和星辰大海。这不是幼稚的梦想,这是我一定会完成的事。”

    ※※※

    处分

    两个男孩子走得太近,风言风语慢慢地传了出来,樊振东平时的性格算是沉稳的,这次却没忍住动了拳头。

    樊振东猝不及防地被处分了,林高远一路狂奔到教务处,门口的公告栏贴着处分决定,开头就是樊振东的名字。

    万幸,不是因为自己以为的那件事。只要自己跟樊振东的关系还没有被人知道,事情就还有回旋的余地。

    林高远慌慌张张地模样倒是让教务处里的老师感到不解,刚处分了理重班的尖子生,文重班的尖子生又上赶着来了。

    “老师,樊振东是见义勇为,不是打架斗殴。”

    ※※※

    十四岁的夏天

    暑假的时候樊振东回了趟老家,返城的时候还连带着一麻袋西瓜。本地西瓜顶大一个,每次樊家切西瓜樊家妈妈都特地叫林高远一起来吃,走的时候还要打包半个。

    “嗝~”林高远摸摸小肚子,满足地躺在樊振东的腿上,“真甜。”

    樊振东也是满脸西瓜渍的印子,随便用手抹了抹,也顺势躺倒在地上。

    鸿运扇呼啦呼啦地吹风,两个人躺在地上就这么睡过去了,林高远迷迷糊糊间突然惊醒,拍拍身边的人壮实的大腿:“我忘了是找你借卷子的。”

    ※※※

    国民CP

    班上总有那么两个人,其中一位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的时候另一位会被起哄。

    但是林高远不明白为什么数学老师总喜欢在“请两位同学上黑板解答一下这道题”的时候,点到他和樊振东的名字,然后会心一笑,几乎成了定律。

    ※※※

    纵欲过度导致迟到

    这真的是个意外,樊振东发誓。

    昨天晚上他们只是互相帮助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半夜就梦到了那样的场景,一激动就醒了。

    凌晨五点半,一个再睡又迟不睡又早的时间点,樊振东想着梦里的林高远,终于在六点半的时候昏睡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七点半,一个去上课赶不及不去上课一定被批的时间。

    “哎……”都怪林高远。

    ※※※

    紧张的复习阶段也要偷空亲热

    二模前一周的晚自习提前了半个小时放学,两个人约定在校门口的书店再看半个小时英语范文。

    “我今天想早点回家。”樊振东揉揉太阳穴,“可能是昨天没睡好,脑袋疼,太阳穴突突的。”

    林高远停下单车回头看他,“中午你怎么不说?还跑来宿舍找我。”

    “我们相处的时间本来就很少了……”樊振东低着头,“我想多见见你。”

    “坐着,”林高远把单车停在书店门口,指了指路边的石凳让他坐下,“你就这样回去,晚上肯定又睡不好。”

    太阳穴传来舒服的力度,樊振东闭上眼睛。

    “明天就是二模了,不能被身体情况干扰了。”林高远轻声说道,“我的手指可是有魔力的哦。”

    ※※※

    高考前一晚

    全市的文科集中在一个大考场,一个在北边一个在南边。

    家长特意请了两天的假,爸爸专门送考,妈妈做好后勤保障。

    “远仔,今晚早点睡,别看书了,放轻松。”

    “好。”林高远钻进卧室抱着电话躺在床上。

    铃响的一瞬间,林高远立马摁下接听键,电话另一端传来熟悉的声音,他终于安心了。

    “高远。”樊振东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明天加油,晚安。”

    “振东明天也加油,晚安。”

    ※※※

    栀子花开的季节

    樊家院子门口有一株栀子花,每到六七月就开得尤其好看。

    林高远出发去大学的那天早上特意去拍了一张照片,回家后把相机小心翼翼地放进行李箱,一起去了陌生的城市。

    ※※※

    且行且珍惜

    大学是新校区,周围的店铺还很少,林高远坐着公交车到市中心找到一家照相馆洗胶卷。三天之后再去取照片的时候,林高远翻遍了照片也没找到那张栀子花。

    “怎么只有35张?我是36的胶卷。”

    “哦,你那最后一张损坏了,洗出来只有白片——大概是装胶卷的时候过了头。”照相馆的先生拿着一张灰白的照片摆在他面前,“勉勉强强是看得出来的,但是基本没用了,你还要吗?”

    “要的!”林高远把照片装进书包,“谢谢老板。”

    大四毕业的时候,林高远发现宿舍楼下那株栀子花终于开花了。

===END===

前文自己翻头像

 @小小天文台 

吧唧吧唧吧唧

【胖远】早恋三十题 短篇

顺便 有没有一起考研的,交流一下


※※※


    吃飞醋


    樊振东16岁生日家里很重视,樊家妈妈做了几个大菜让他请同学来吃。樊振东只叫了林高远,却没想到樊家妈妈还邀请了隔壁的小女孩。


    樊家住在军属大院,独门独院的单元结构,一个院门进去只有两家人,樊家爷爷和隔壁的爷爷是老战友,三代人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林高远也算是跟他们俩一起青梅竹马过来的。


    林高远眨巴眨巴眼睛,见着樊家对她的态度,大概是懂了。


    席间樊家爸妈倒是很照顾两位客人,但是言语间却在调侃樊振东和女孩的关系。林高远紧扒拉了两口饭,夹了一个大鸡腿放在自己碗里,啃完了鸡腿又喝了两碗汤。


    樊家妈妈见他这么喜欢喜欢自己做的菜,也是高兴得很,又替他添了一碗饭。


    表面上开开心心地过了生日宴,但是樊振东担心死了,他知道今天林高远吃下去的已经远远超出了原本的饭量。


    果然出了樊家院门林高远就扶着墙根吐了起来。


    “你今天,是不是不高兴了?”


    “怎么会,你生日我当然高兴呀。”


    樊振东在电话这端哽了一下,“我爸妈就是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


    “你在说什么呀?”林高远揉揉鼻子,“我听不懂。”


    两人都沉默了,好一会儿樊振东才开口道:“明天早上我帮你买小米粥,你今晚不要乱吃东西了。” “不用,谢谢。”林高远挂了电话后也觉得自己无理取闹,但是鼻头忍不住发酸,他也没办法。


    不过樊振东还是很知趣地送上了小米粥,那就原谅他吧,林高远这么想。


※※※


    确定关系纪念日


    都是九年义务教务,偏偏樊振东林高远一直同班,当高一依旧被分在同一个班的时候,林高远决定不再等了。


    他自认为是很了解樊振东的,也确实如此。樊振东被他的一顿啤酒鱼加醋血鸭的大餐迷惑得不知云云,当场就答应了林高远的深情告白。


    一周年纪念日到了,樊振东想了想去年今日,觉得应该好好回报一下那顿大餐。


    当爱心蛋包饭第五次失败的时候,樊振东终于在第六次成功了,他觉得有点想吐。忍住蛋腥味的恶心,用便当盒精心打包好,再加一盒草莓沙拉,完美。


    今天文重班有月考,樊振东不敢让他分心,只是悄悄把饭盒交给闫安。


    “卧槽,你们谈恋爱就谈恋爱,居然还玩这一套?”闫安看了一眼被切成爱心状的草莓,混着不知道什么口味的酱做成了水果沙拉,底下的便当盒不是透明的,但他猜得到里面的内容。


    “你们都加油,好好考。”


    闫安瞄了瞄座位上正在做习题的林高远,叹了口气,“知道了,一定转达。”


    考完试已经是晚上九点,林高远揉揉酸痛的脖子走出教室,看到靠着树干打盹的人。樊振东听到响动就立马睁开了眼睛,笑着朝林高远招招手。


    “不是让你别等我了吗?”


    “今天必须要等。”樊振东拉起林高远的手在唇边轻吻,“你肯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林高远被这出格的举动吓了一跳,紧张地环顾四周,发现同学都走完了之后,也在樊振东嘴角轻触一下,“我怎么可能忘。”


    ※※※


    初吻


    林高远认为大概是自己先心动的,因为是他忍不住吻了自己的好兄弟。


    初中毕业的旅行在近郊的农家乐,学生开支有限,住的双人间,每张床两个人。隔壁床的两位被老板自家酿的米酒灌倒了,回来没洗澡就开始呼呼大睡。


    老板自己养了一些家畜,林高远兴致勃勃地大晚上跑去喂兔子,回来洗漱完房间里的三个人都已经睡了。他蹑手蹑脚地躺回自己的床上,一侧身就看见樊振东的脸,映着昏暗的光更见得白白软软的,就像刚才抱在怀里的兔子。


    “振东,”林高远轻声道,“原谅我。”说着他小心翼翼地对着樊振东的嘴角亲了下去。


    大概只有樊振东自己才听得见如雷的心跳声。


===TBC===

 @小小天文台 

【胖远】早恋三十题 短篇

    ※※※


    ⑬厨艺课


    粉色碎花小围裙实在是太不符合自己的气质了,樊振东瞄了一眼同桌被分到的蓝色格子围裙,二话不说就换了过来。


    老师给每个人都分了饭团,樊振东想了想觉得不够吃也不够用,干脆就跟林高远挤在一块,把两人的饭团捏在一起,在盘子里开始创作。


    “高远,你喜欢什么动画人物么,我给你捏一个。”樊振东对自己灵巧的双手信心十足。


    “你不是知道么,”林高远正在跟奶油裱花奋斗,“布袋戏里头的,你随便捏一个吧。”


    “那,那还是不了吧……”


    思考很久,樊振东决定还是发挥自己的正常水平,用饭团做了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正准备拿到林高远面前献宝的时候却听到梁靖崑好奇的声音:“哇,你做的几何图形真标准诶!”


    你一定是为了报复我换了你的蓝色格子小围裙。


    “大胖你啥眼神,这明明是海绵宝宝和派大星呀。”林高远笑嘻嘻地用巧克力画上眉毛和表情,“小胖手真巧。”


    ※※※


    ⑭怦然心动


    在学习很紧张的初三,每个人都为了重点高中的名额而埋头苦读,但总有那么几个人在中这时候被定为“天选之子”。


    初三下学期刚开学,市一中就打了电话给班主任,希望班上的樊振东同学能够在择校时选择就读市一中;紧接着中心学校也打电话表示只要樊振东同学就读,学校可以提供奖学金;X大附中提出的条件更诱人:如果能够说服樊振东和林高远两人一起就读本校,学校可以给送读学校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


    这倒是让班主任犯了难,教导主任给各班的任务是尽量将本班的尖子生送读本校的高中部。


    “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你们能有更好的发展和前程。”班主任推了推眼镜温和地看着两人,笑着说:“市一中、中心学校和附中的实力都更强,现在三所学校都抛出了橄榄枝,你们慎重考虑好。”


    晚上樊振东敲开林高远家的门,嗫嚅着说了什么,又听不大清楚。


    “你说什么?”


    “我不想要保送名额。”樊振东鼓起勇气说道,“我知道保送名额来之不易,但是还是想自己参加中考。”


    “那就一起考呀,”林高远歪了歪脑袋,“你说考哪儿我们就考哪儿,我听你的。”


    简单一句话瞬间让樊振东放下了负担,看着林高远亮晶晶的眼睛,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心动。


    ※※※


    ⑮Love Letter(s)


    梁靖崑写情书的时候正好被樊振东抓个正着,粉色的小信封,还喷了点妈妈的香水,五颜六色的彩笔瞎涂一通。


    “这玩意儿真的能追到人吗?”樊振东持怀疑态度。


    等他想起来用这一招的时候已经是高中了,体育课回来看见林高远的桌斗里放着一盒巧克力,上面夹着一张爱心纸条。


    完蛋玩意儿。


    赶紧请教初中同桌梁靖崑写情书的技巧,连夜写好了满满一张A4纸,在校门口的精品店买了一个牛皮纸信封,因为粉色信封卖完了。


    樊振东有点紧张,不知道怎么才能把这封信交给林高远,因为他跟林高远的课程是一样的,几乎没有分开的时间。


    不就是八毛钱邮票么,樊振东一咬牙买了邮票将这封信寄了出去。


    等这封情书兜兜转转寄到林高远手上的时候,是班上的信息委员交给他的。林高远从来没有收到过信,新奇得很,迫不及待地拆开来看。


    “咦?谁给我写情书还不落款?”


    樊振东面无表情地抢过来,“这种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东西就不要看了吧。”


    ※※※


    ⑯校园文化艺术节/文化祭/班级文艺汇演


    作为多才多艺的文体积极分子,校园文化节的时候林高远照例是要给班上出节目的。但是今年樊振东自告奋勇地决定跟林高远合演,小提琴伴奏独唱。


    每天下课之后樊振东都得先在林高远家排练一阵子才走,渐渐地变成吃了饭再走,然后写了作业再走,再者实在弄得晚了就留宿林家。


    樊振东睡在林家妈妈准备好的地铺上,月光刚好落在枕边,他捏了捏林高远垂在床边的手,“高远,我给你唱首歌。”


    “不要,天天听你唱歌,我都要听吐了。”


    “不行,你必须听。”


    但是林高远躺在床上快睡着了还没听到樊振东开口唱一句,实在是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恍然间听到樊振东问他睡着没,他也懒得回答。


    “睡着了就好。”樊振东喃喃自语。


    半梦半醒间,林高远似乎听到了有人用熟悉的粤语在他耳旁轻声吟唱。


    校园文化节樊振东穿着小西装,化了淡妆,整个人精神不少。林高远穿着跟他同款不同色的礼服在台前站定,当琴弓触到琴弦那一瞬间,他忽然想起来那晚樊振东唱的曲子叫《命硬》。 


===TBC===

 @小小天文台 

【胖远】早恋三十题 短篇

    ※※※

    ⑨一起回家

    校门口的书店已经拉了一半的卷闸门,里面透出晕黄的光,林高远半跨在单车上,背靠着书店的广告牌,有一搭没一搭地背着英语单词,眼神一个劲儿往校门里面瞅。

    终于看到小胖子背着书包向自己跑来,林高远放在车篮里的煎饼果子递给他,“怎么这么晚?饿了吧?”

    “唔,明天轮到我讲题,跟老师对过一遍卷子才放心。”樊振东三两口就解决了煎饼果子,“你坐后座,我搭你。”

    林高远乖巧地坐在后座拉着樊振东的衣服,歪过头想要跟他聊天。

    “别别别,你别乱动,车要倒了。”

    “你技术不行啊小胖,下次你远哥给你展示一下秋名山车神的技术。”

    “得了吧,我要是坐后面你能载得动就算厉害了。”

    等红灯的时候樊振东才发觉自己后背贴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想必是后座的人又靠着他的背睡着了,真是不怕摔下车。

    “哎?”樊振东松松身子,“别睡,下个路口就到家了。”

    后座的人搂着腰蹭了蹭,发出舒服的声音,像一只餍足的小猫。

    林家妈妈早就煲好了汤,樊振东闻着味儿连单车都来不及锁,丢在楼梯旁就拉着林高远奔上楼。

    ※※※

    ⑩一起逃课

    林高远家的猫已经养了很多年了,最近一直窝在角落不爱动弹,带去宠物医院检查,医生也只是说猫咪老了,没有别的病症。

    老了,这只猫陪着林高远从小学到初中,他怜爱地摸着猫咪的脑袋。

    第二天樊振东在楼底等林高远的时候,看见那只老猫蹒跚地跑出了大院,一溜烟就钻进了绿化从不见了影子。

    7:20,林高远还没下楼,樊振东无奈地上楼敲门,却没想到门一打开就是哭红了眼睛的林高远。

    “阿咪不见了。”

    林家妈妈在身后着急得要命,不知道是先安慰儿子还是先出门上班。

    “阿咪只是出去玩啦,会回来的,先去学校好不好?”

    “阿咪昨晚一直在我床头的。”林高远抹抹眼泪,“我还梦见他跟我说话了。”

    樊振东突然想起来先前那个熟悉的影子,拉着林高远跑下楼朝着老猫钻进的绿化从跑过去。绿化从后面是中心公园,大树小树一排排的,根本瞧不见哪里有只猫咪的影子。

    “刚才我在等你的时候,阿咪就朝着这边跑了。”

    两个人绕着中心公园找了好几圈,林高远越想越伤心,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小声抽泣。

    他知道,老猫是要死了,所以不愿自己看到他。

    “你去上课吧,让我一个人待会儿。”林高远推搡着他,“别耽误上课。”

    “我只想陪陪你。”

    ※※※

    ⑪秋游

    小孩子们第一次秋游是去儿童公园,有动物还有游乐场。

    男孩子们都喜欢看大老虎,围着笼子叽叽喳喳闹个不停,老虎大概是被逗弄烦了,冲着笼子扑过来大吼了一声,一群小豆丁被吓得不轻,林高远直接被吓哭了,老师也哄不好的那种。

    樊振东正从厕所出来,看见林高远哭了,先是眉头一皱,接着小嘴一撅,气汹汹地问他被谁欺负了。

    林高远不说话,只是小声抽泣,回想起来也觉得有点丢脸,谁也不愿搭理,自己走到草地上坐下来。林家妈妈给他装了很多小零食,他拉开小书包的拉链,拿出一个棒棒糖。

    棒棒糖特别大,林高远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舔,樊振东在一旁看得心痒痒的。

    “高远哥哥,我帮你打欺负你的人,你也让我舔一口好不好?”

    “不要……”林高远小声说道,“没有人欺负我。”

    即便如此,樊振东还是很担心,他担心林高远吃不完 手中的“巨型棒棒糖”,多浪费呀。这么想着,樊振东便悄悄地凑到林高远身边,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想要舔一口,舌尖却意外地有了柔软的触感。

    林高远不知道为什么樊振东要舔自己,吓得他赶紧把棒棒糖塞进樊振东嘴里。

    拜托不要吃掉我。

    ※※※

    ⑫校运会

    从中学开始,林高远几乎称霸了男子中长跑项目,从三千米障碍赛到五千米和万米,大大小小的奖项拿了不少,一直是校运会时班级的杀手锏。但是偏偏林高远不愿意参加长跑项目,他喜欢和樊振东配对打乒乓球男子双打。

    第一次配合就拿下了初中组的冠军,老骄傲了。

    “林高远同学,我希望你和樊振东同学都能多为班级出点力。”班主任苦口婆心地说道:“我知道你们俩都喜欢乒乓球,但是我们班一直是长跑夺冠热门,所以我还是希望高远能够参加初中最后一次校运会。”

    林高远摇摇樊振东的手,示意他帮自己说几句话。

    “老师,我和高远这次男子单打双打都进了正赛,想全力以赴地好好准备。”

    “我们特别想包揽男子的冠亚军。”林高远目光坚定,“这也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了。”

    当然不可能,两人从初中配到高中基本没拆过,除了闫安那个浓眉大眼的家伙近水楼台也跟高远配过几次。

    “好,老师答应你们,但是你们要承诺,一定要为班级拿下乒乓球的双冠。”

    站在决赛的赛场上,他们既是搭档也是对手。刚刚拿下双打冠军,紧接着下午就是男子单打冠亚军争夺赛。

    另外四个室友都小心翼翼地不敢在寝室多说一句话,樊振东例行午睡,林高远例行补剧,到点了两个人拎着包有说有笑的就去对练了。

    室友们觉得要完。

    最后一球落地的时候,两人只是轻轻击了掌。

    “下一次,我一定赢你。” 

===TBC===

 @小小天文台 

【胖远】早恋三十题 短篇

    ※※※


    ⑤阳光下你明亮的眼睛


    校运会如期而至,林高远被班上的文体委一再拜托,报名参加了三千米长跑。为了不耽误课程,只有早上提前到学校做训练。


    早起这件事儿对樊振东来说简直比亲自跑三千米更难受。


    “要不你就多睡会吧,不用陪我来学校训练的。”林高远看着困得东倒西歪的樊振东,掐掐他的脸蛋子,“待会打瞌睡耽误上课怎么办?”


    樊振东强打精神睁开眼睛,看四周没人,搂过林高远吧唧一口,“你就是我的甜咖啡,尝一口就提神醒脑。”


    林高远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继续做高抬腿练习。但是慢跑几圈后看见樊振东小鸡啄米似的,只得细声软语将他哄着坐在球门旁,迷迷糊糊靠着睡了一会儿。


    清晨的太阳逐渐爬高,阳光慢慢地铺盖在绿茵草地上。樊振东倚着球门架子补了眠,幽幽睁开双眼,一时间还没缓过神来。


    忽然一双明亮的笑眼闯进他的视线——林高远见他醒了,笑着挥挥手打招呼,金黄色的太阳光照在他脸上,整个人显得柔软可爱。


    “高远,你一定能赢。”樊振东对站在起跑线上的林高远大喊道:“你就是我的小英雄!”


    ※※※


    ⑥同桌时光


    很巧合的,樊振东和林高远从来没有被安排过做同桌。


    小学的时候林高远算是班上个子小的,总是被安排在教室前几排,而樊振东被安排在教室中间,两个人的同桌都是可爱的小女生。


    初中的时候林高远长得快,一个学期的时间就从第一排调到了最后一排,而樊振东依旧坐稳教室正中央的座位。樊振东很郁闷,因为林高远的同桌是个高挑漂亮的女孩子,但是自己的同桌是梁靖崑。


    好在樊振东知道了一个小秘密。


    “大胖,你不是喜欢高远的女同桌吗?”


    “干、干什么……”梁靖崑眨巴着眼睛,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你怎么知道的,不许跟别人瞎说啊。”


    “我不能瞎说,我是想给你创造机会。”樊振东挤眉弄眼的,“下节是校本课,老师对我们班不熟,你跟高远换个位置怎么样?”


    梁靖崑坐在女同学身边紧张地手脚不知道怎么放,一节课下来出了一身的汗,看着前几桌时不时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两个脑袋,梁靖崑觉得自己可能被驴了。


    高中的时候两人只有一年的同班时期,林高远地理成绩很出色,樊振东经常借着请教地理题目的名头在地理课的时候悄悄换座位。闫安下操回来看见自己座位上的身影,咂摸嘴,转身就找隔壁班班花诉苦去了。


    闫安跟林高远同桌了三年,哪怕之后两人分班去了文重也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一点让樊振东十分吃味儿。


    “你不许跟你同桌眉来眼去的啊。”只能对我笑。


    “还有,别帮他去小卖部跑腿。”只能我帮你跑腿。


    “还有还有,空调开得低了别问他借衣服,我明儿带件外套给你。”我才不想让你穿其他男人的衣服。


    林高远撑着脑袋看他,“胖儿,我自己有外套。”


    ※※※


    ⑦上课说悄悄话被老师抓出去罚站


    为了弥补十几年同班却无法同桌的遗憾,晚修的时候樊振东是一定要和林高远挨在一块的。


    教室的空调坏了,只剩四台电扇嗡嗡地转着脑袋,闷热的空气将樊振东包裹地严严实实,额角冒出一颗颗汗珠。林高远瞄了一眼讲台上批改作业的看堂老师,悄悄翻出书包里的自冷冰袋递过去。


    “贴在后脖子上,凉快点。”


    “你自个儿留着,今儿我就给你塞了一个,等会你觉得热咋办?”


    “我不怕热,你看你汗都直接流下来了。”


    “没事儿,我扇扇风就行。”樊振东拿起一旁的草稿纸对折扇了两下,“这空调明天我再找生活委员催一催维修师傅,让不让人活了。”


    讲台上突然咳嗽一声,看堂老师推推眼镜站起来走到两人身边敲了敲桌子,“上晚修还是聊天呢?作业写完了吗?明天的课程预习了吗?”


    “老师,这天儿太热了,风扇又吹不到我们这儿,看把我同桌给热的,直流汗。”


    “樊振东你嘴皮子越来越利索了啊?林高远流汗管你什么事儿?”


    林高远赶紧对樊振东摇摇头,做了个给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示意他不要再跟老师犟嘴。樊振东叹了口气,也不想再多说。


    “你,还有你。”老师指了指两人,“怕热是吧?外头凉快,到外头站着去。”


    ※※※


    ⑧体育课/实验课


    文重班上体育课的时候正好是理重两个班合上的化学实验课,林高远选修的乒乓球,打了几局之后就溜到实验楼去了。


    实验室里乱糟糟的,有几个同学正为自己得出了不一样的实验结果而跟老师争得面红耳赤。林高远一眼就找到了樊振东,正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估计是在推演实验过程。


    林高远推开门进去在他身边坐下,谁也没在意这个从门外进来的同学。


    被打扰的樊振东眉头一簇,见到来人又转脸一笑,“你又旷课。”


    “今晚我们周测,你别等我了。”


    樊振东点点头,继续手上的笔,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朝着林高远狡黠一笑,道:“给你看个实验。”


    说着在铁架台上夹好了玻璃管和漏斗,往玻璃管中加入稀释过的广用指示剂,再从玻璃管两头分别滴入两种试剂,然后拿着玻璃管上下翻转,随后玻璃管里就出现了彩虹色的分层液体。


    对于文科生来说,这已经很新奇了,林高远有点好奇又有点害怕,生怕这玩意儿会爆炸,不敢自己拿着。樊振东见他这模样更加觉得可爱,自己也乐得跟朵花似的。


    “哎哎哎,你们两个搞什么?”化学老师是个地中海,戴着眼镜,“石蜡油的分解做了没有?”


    樊振东将玻璃管用试卷和书盖上,把实验报告册递上去,上面工工整整地记录了实验过程和原理,还附上了实验总结。地中海老师点点头,绕到另一个小组去了。


    “你刚才那个实验怎么做的呀?”林高远扯了扯樊振东的衣服,“教教我呗,我也想给自己做个彩虹玩玩。”


    “你不用学,想要彩虹,有我就行了。”


===TBC===

 @小小天文台 

【胖远】早恋三十题 短篇

    ※※※


    ③军训


    军训安排在开学前半个月,为期一周。两个孩子都是第一次住学生宿舍,林妈妈絮絮叨叨收拾了几大包东西,樊妈妈也一个劲儿往行李箱里塞吃的。


    最后也只是背了凉席和换洗衣物。


    列队的时候林高远站排头,樊振东站排尾,樊振东很不服气。休息的间隙悄悄地在林高远身后踮了踮脚,满脸苦大仇深。


    突然注意到林高远后脖子上的一滴汗珠,樊振东盯着出神,看着那滴汗从发间流出在白皙的脖子上打了几个滚,然后沿着好看的肌肉纹理溜进了后背。


    “高远,”樊振东拍拍他的肩,“你怎么晒不黑?要像我一样晒成古铜色才比较man。”


    林高远啧啧嘴,伸出手臂表示哥哥明明比你铜多了。


    太阳下站军姿仿佛要升仙,好几个女孩子撑不住倒下了,有几个瘦弱的男孩也晕晕乎乎地最终歪倒在地上。樊振东很担心林高远会晕倒,但是林高远不在自己的视线内。


    心急如焚,度日如年。


    “报告!我觉得林高远同学需要休息!”


    一句气势如虹地声音惹得林高远侧过身子惊讶地看着他,结果就是两人被罚跑圈。


    “樊振东!”林高远咬牙切齿,“你存心害我呢!”说着长腿一迈就跑远了。


    看着小胖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林高远偷偷溜到小卖部买了一瓶冰可乐塞到他手里,“一口干了,赶紧归队。”


    走齐步训练的时候樊振东一直在打嗝,鼻腔一酸眼圈一红,教官于心不忍,“这位同学是不是太不能吃苦了,才训练两天就要哭了?”


    这一定是报复。


    ※※※


    ④第一次打招呼


    林高远大樊振东两岁,记忆中约莫是在幼儿园门口第一次见到上小班的樊振东。原来隔壁家的漂亮阿姨是小胖子的妈妈呀,林高远迈着小短腿呼哒哒跑过去打了招呼。


    樊振东抱着妈妈的脖子扭过头看他,今天是他第一天上幼儿园,正哭得稀里哗啦的,两眼泪汪汪水灵灵。这个小哥哥好勇敢,上幼儿园不哭。


    樊振东抹去眼泪挣扎着从妈妈身上下来,牵起了林高远的手。


    幼儿园大班在二楼,林高远想要挣脱樊振东的手上楼梯,樊振东嘴巴一瘪扯着嗓子就要嚎,林高远被吓住了,赶紧重新牵住他的手。


    小林同学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多上了一天小班。


    放学的时候林妈妈和樊妈妈都站在门外,林妈妈手里拎着一盒绿豆糕,小胖子看的眼睛都直了。


    “妈妈,他好可怜,我想让他去我们家吃绿豆糕。”


    樊妈妈不好意思地一把抱起樊振东,“高远真乖,但是弟弟饭前不能吃零食,绿豆糕你留着自己吃吧。”


    第二天,林高远趴在小班的窗口,把快被捏碎的一块绿豆糕递给樊振东。


===TBC===

 @小小天文台 

【胖远】早恋三十题 短篇

    ※※※


    ①毕业典礼上止不住的眼泪


    高中的毕业典礼学校邀请了学生家长到场,林高远牵着林妈妈的手在指定位置做好了,旁边的两个位置还空着,按照学号顺序应该是樊振东和他家长的。


    毕业典礼快开始的时候樊振东才和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在座位落座,林高远朝着他眨巴眨巴眼,樊振东在昏暗的光线下看着这双亮晶晶的眼睛,屁股还没坐好就迫不及待地拉过林高远的手,悄悄地捏了捏他的小拇指。


    妈妈就坐在身边,林高远紧张地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又不敢太大动作。


    “我爸妈没空,我叔叔替他们来的。”樊振东趴在林高远肩头小声说道:“他知道我们俩的关系,你不用害怕。”


    林高远被这句话惊得差点跳起来,幸好舞台上主持人正在热场,礼堂内声音很嘈杂,林妈妈也没有注意到这边。


    樊振东时不时笑着跟叔叔聊两句,更多时间还是把目光放在林高远身上,林高远被他看得不自在,转头给了一个疑问的眼神。


    [我想多看看你。]林高远手机上忽然蹦出来一条短信,他再次转头看着樊振东,紧接着手机又震了一下,[以后就要很久很久才见一面了。]


    林高远把手机收进口袋,瞪大眼睛看着舞台上的合唱团,生怕自己一滴眼泪砸在谁的手背上。


    ※※※


    ②Our memories


    两个人还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了,那时的樊振东喜欢扯林高远的头发,因为他认识的小男孩中没有谁拥有这样细软乖巧的头发,然后看着林高远泪汪汪抿着嘴的样子心里会止不住乐。


    然后就被爸爸教训了。


    上初中之后部分男孩开始收起了顽皮的性子,林高远樊振东这两个名字也开始在班级成绩单头两名轮流打转。


    “哥们,打个商量,”林高远的女同桌敲敲桌面,“你俩能不能给芸芸众生一个上头条的机会?”


    每每这个时候,樊振东痞气一笑,拉着林高远就溜出了教室。


    高中个个开始抽条长身体,樊振东捏着肚子上的肉,绝望地躺在林高远的床上。他嫌林高远太瘦了,每天早上在林高远吃过早餐时候,盯着他再吃下自己带的两个肉包和一盒牛奶。


    “不不不,今天出门多吃了一个鸡蛋,包子不吃了,牛奶拿来。”林高远推开樊振东的手,“天天这么吃,我倒是能长你这身材就好了。”


    高考前两天的大课间,樊振东抱着两人份的课间餐从理科实验班跑到文科实验班生着脖子张望。


    “高远去老师办公室拿准考证去了,你要不要先进来坐一下,外头怪热的。”林高远的同桌是个浓眉大眼的家伙,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樊振东不爱搭理他,只是轻声应了一句。


    热乎乎的蒸猪脑,在樊振东看来挺恶心的东西林高远倒是吃得香喷喷的。樊振东给他擦了擦额角的汗,两人坐在小树林的最角落,没人注意到两个男生这一暧昧的举动。


    “说好了,报学校的时候不许告诉对方。”


    樊振东知道林高远想去大学念翻译,但是自己想考军事院校,两人十有八九是不能在同一所大学了。他也不愿谁在这件事上做出退让和牺牲,努力了那么多年,到最后一定是要全力以赴考上理想学校才对。


    为自己做选择的机会不多,谈恋爱是可以细水长流的。


    林高远咬着下唇笑得甜甜的看着他,“我们都认识那么多年了,不差这四年。”


===TBC===

 @小小天文台 

【樊林】画情师(完结)

完结得这么突然当然是因为我编不下去了

===END===

连载太痛苦了,哪位有什么有意思的梗可以留言啊,点梗写两个短篇

 @小小天文台